首页 > 新闻中心 > 水产信息

谜样的日本鳗——鳗线篇

发布时间: 2014-03-18      浏览:668

 

  台湾连续3年歉收的日本鳗线,在2013-2014年产季却又突然丰收,估计可达7吨左右。虽然日本科学家已找到日本鳗产卵场,并已成功人工孵化,但尚未具商业价值,日本鳗的柳叶鳗时期的生态至今仍是个谜,鳗线资源增减的原因连专家也不能肯定。
  
  文/图 台湾《养鱼世界》 郑石勤
  
  淡水鳗为降海洄游性鱼类,在分类学上属于鳗鲡目(Anguilliformes),鳗鲡科(Anguillidae),鳗鲡属(Anguilla)。台湾的淡水鳗有5个鳗鱼品种,分别是日本鳗(A. japonica)、鲈鳗(A. marmorata)、吕宋鳗(A. luzonensis)、太平洋双色鳗,以及近年才发现的数量较少的偶来种——西里伯斯鳗(A. celebesensis)。[注1]
  
  在台湾产的5种淡水鳗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日本鳗,日本鳗的生命从受精卵开始,经过柳叶鳗、玻璃鳗、鳗线、黄鳗和银鳗等六个阶段。
  
  1.卵期:位于深海产卵地。
  
  2.柳叶鳗:在大洋随洋流长距离漂游,此时身体扁平透明,薄如柳叶便于随波逐流。
  
  3.玻璃鳗:在接近沿岸水域时,身体转变成流线型,减少阻力,以脱离强劲洋流。
  
  4.鳗线:进入河口水域时,开始出现黑色素。这形成养殖业鳗苗的捕捉来源。
  
  5.黄鳗:在河川的成长期间,鱼腹部呈现黄色。
  
  6.银鳗:在成熟时,鱼身转变成类似深海鱼的银白色,同时眼睛变大,胸鳍加宽,以适应洄游至深海产卵。
  
 
  日本鳗的生活史可分为六个阶段(摘自《鳗鱼传奇》)

  最早,科学家并不知道日本鳗是在海里产卵,只知道每年冬季有大量的玻璃鳗来到河川入海口,然后进入河川里长成黄鳗。
  
  过去台湾养殖所需鳗线不足时,会自港澳地区引进,而幼鳗、鳗苗则来自日本及韩国。鳗苗依规格大小可区分为三类:鳗线(Glass eel)为每公斤5000尾以上体型者;鳗苗(Eel fry)为每公斤500-5000尾规格;幼鳗(Young eel)每公斤11-500尾。
  
  日本鳗产卵场远在三千公里外
  
  第一个揭开鳗鱼(欧洲鳗)生活史神秘面纱的是丹麦的约翰尼史密特(Johannes Schmidt),他发现丹麦境内的欧洲鳗是从美国佛罗里达东方的藻海(Sagosso Sea)诞生后,漂流到丹麦的,这个发现也引发日本人自1930年代起寻找日本鳗产卵场的热潮。
  
  日本科学家1968年在日本南方海域捕获体长60mm的柳叶鳗,1975年在台湾东方海域捕获52尾50mm左右的柳叶鳗,1986年在菲律宾东方捕获21尾40mm柳叶鳗,1991年在马里亚纳岛西侧采捕到1000多尾10mm的前期柳叶鳗,这年所采到的前期柳叶鳗体型非常小,显示日本鳗产卵场就在马里亚纳海沟西侧。
  
 
  日本鳗的成长在东亚地区,产卵却远在三千公里外的马里亚纳海沟西侧,图为日本鳗产卵场及柳叶鳗漂流路线图(曾万年提供)

  日本鳗产卵场的寻找看似简单,其实是在尝试和错误之后,花很长的时间才找到的。日本研究鳗鱼的泰斗松井魁博士认为,产卵场应该在台东部的冲绳海沟附近。东京大学田中昌一教授为了证实,1972年曾在台湾东部进行柳叶鳗采集调查,结果只找到大型柳叶鳗。台湾研究鳗鱼的权威前水产试验所鹿港分所所长郭河,也曾判断日本鳗产卵场是在台湾西南部琉球海沟附近。
  
  先前各种产卵场的误判,是因为当时不了解日本鳗的生活史、仔稚鱼的成长过程及海流构造所导致,过去甚至还认为鳗鱼是在冬季产卵。
  
  直到1980年以后,由于科技的进步,经由鳗鱼耳石周轮的研究,才逐渐进一步认识日本鳗的生活史。原来,日本鳗受精卵从孵化到鳗线要经过半年的时间,每年(西历)12月至1月在台湾沿海出现的大量鳗线是半年前的夏天出生的,由海上漂流和洋流速度推算,日本鳗的产卵场距离台湾非常遥远。
  
  长期研究鳗鱼生态的台湾大学名誉教授曾万年指出,由耳石日周轮可以推测出鳗鱼苗的鱼龄、孵化日及生产速率。受精卵孵化后的卵黄囊期有5天,之后才开口摄饵。因此,由观查到的日周轮数再加5天,就是鳗鱼的出生日。
  
  1991年日本东京大学白凤丸试验船在马里亚纳岛西侧海域捕获一千多尾柳叶鳗。经耳石周轮观查得知,这批鱼苗的出生日都集中在5月的新月当天,或6月新月后1-3天。“很巧合有趣的是,台湾鳗鱼渔汛的高峰期也是在满月前后。”曾万年说。
  
  全世界两万多种鱼类之中,只有鳗鲡目、囊鳃鳗目、海鲢目及北梭鱼目等四个目的鱼类在早期发育期会经过柳叶鱼阶段,这四个目的鱼类体型差异极大,但是DNA序列证明四个目的血缘关系很近。在分类学上,它们有共同的祖先,学者因此推论淡水鳗的祖先是从深海鱼类演化而来。
  
  鳗线捕捞方法
  
  台湾地区每年的日本鳗鳗苗汛期自西历10月下旬开始,隔年3月下旬结束,12月到2月是盛产期。四周沿海河口都会出现各个种类的鳗鱼苗,但主要的品种以鲈鳗及日本鳗为主。整体而言,日本鳗线以宜兰县产量最多。根据曾万年教授的研究,台北淡水河口的鳗线捕获比例是日本鳗多鲈鳗少,日本鳗占81%,鲈鳗17.8%;屏东县的东港溪则正好相反,日本鳗29.7%,鲈鳗64.9%;花连县的秀姑峦溪则大多是鲈鳗,占97.1%。
   
  台湾三条河流捕获的鳗线种类比例图(仿自韩玉山)

  由于各地气候不同,直接影响了捕捉鳗苗的方法,西部台湾海峡沿海大致上可以曾文溪出海口(台南安南区)为准,区分为海峡南部、北部。海峡北部由于东北季风迎风面的关系,冬季时海浪增大,渔船出海不易,渔民大多是在岸边或是内海设置定置鱼网,每个晚上固定1-2个小时倒一次网尾,收集鳗线;海峡南部由于处于避风面,则是由渔船在船只两侧各加装凸出之铁杆,在其上挂上附网尾之渔网于近海处拖行,同样每隔1-2小时倒一次网尾。
  
  桃园县新屋乡沿海渔民利用最小网眼鱼网在社子溪口捕捞鳗鱼苗,每到鳗苗渔汛季节,溪流出海口布满大大小小鱼网,鳗鱼苗透明且细小如发丝,渔民捕捞不分日夜,夜晚在海滨可看到成排头灯,都是渔民戴着头灯捕捞鳗鱼苗。
  
  新竹头前溪接近出海口河段,可以看到每隔约100公尺就有一列V型浮球在河面上,浮球底下就是专门用来捕捞鳗线的鱼网,该河段约有10余列,每列10余副网具,总计约有100多副网具,这是当地居民赖以维生的生财工具。
  
  台中清水高美湿地一带也盛产鳗苗,天气越冷,渔获量越多,每逢冬季,台中清水的大甲溪出海口及高美湿地总是布满大小鱼网。
  
  彰化县沿海捕鳗苗多数采“定置网”,网具呈漏斗型的高密度筛网,利用鳗苗随着海水涨退潮进行捕捞,这时的鳗苗呈现细长透明的线状,因此渔民也称“线鳗”或“玻璃鳗”,因身体过于细小,计算时往往要利用一个小杯子,以每杯约几尾进行计算。
  
  花莲县秀姑峦溪出海口,也是捞捕鳗苗的讨海人集中的地区,鳗线从大海溯溪,引来捞捕客扎营淘金,彻夜守候。当地男男女女戴着头灯、手执三角网,等着涨潮前从海中随浪溯入秀姑峦溪的鳗线。
  
  鳗苗有趋光性,通常在夜间才会浮游至海面,因此渔民多在入夜后展开捕鳗苗作业,尤其天气愈泠鳗苗浮到海面机率愈高,曾有人创下一次捞获1万尾的纪录。但近几年可能受暖化影响,一天往往只能捞获30-40尾。因量少,不仅价格看俏,养鳗户还必须提前下订单才买得到货。
  
  
  定置在河口的捕鳗线网具(汤素瑛提供)
 
 
  捕鳗线网具(汤素瑛提供)

  
  鳗线汛期许多鳗苗淘金客搭帐篷驻扎在海边河口(汤素瑛提供)
 
 
  本季鳗线丰收,新竹头前溪旁的开盘价120元只维持3天,随后逐渐下跌到30元。小圆图为同时捕捞到的鲈鳗苗,无商品价值,要挑除

  
  鳗苗淘金客正在整理捕鳗线网具(汤素瑛提供)
 
 
  新竹头前溪出海口河段有十余列定置网捕捞鳗线,视河道宽度而定,每列可设置十余组网具,由2个人各自设置一半
 
 
  台湾历年人工养殖鳗鱼产量(资料来源:渔业年报,《养鱼世界》编辑部制)

  
  在大量捕捞鳗线供人工养殖之后,三种鳗鱼的资源都大幅减少,欧洲鳗于2007年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的贸易管制名单,美洲鳗也有可能跟进(摘自《鳗鱼传奇》)

  鳗苗价格起伏不定
  
  鳗苗淘金客主要是住在沿海河口的居民,其中不乏从事鳗苗捕捞已四、五十年的老前辈,他们在靠着为期两个月的鳗苗捕捞养活一家人。在鳗苗渔汛期间,海边、河口是东北季风最强烈刺骨的时期,鳗苗淘金客每个都穿着将全身包得紧紧的全套特制的青蛙装,只露出脸部,每天深夜每隔1-2小时,在定置网尾端收集鳗线数次。他们将捕捞到的鳗苗暂养在家中,等待中盘商来收购,中盘商每天到固定的淘金客家中收集,等达到一定数量再转售给大盘商。据估计,全台鳗苗淘金客约有数百位,中盘商数十位,大盘商约十几、二十户。
  
  住在新竹头前溪旁的一位鳗苗淘金客表示,2013年11月鳗线开盘价是120元,但只维持了3天,价格就直线往下跌,2014年1月只剩30元,比去年的150元相差甚远,今年抓5尾才抵的过去年1尾。
  
  熟悉内情的业界人士表示,2013-2014年鳗苗汛期初期,鳗苗各地开盘价都不低,“海脚”开盘在一尾120元,一方面捕捉量稍增;另一方面海关严格查缉抓捕走私出口鳗线,导致一时之间鳗线价格大跌到30-60元之间;随后,主要供应国内的养殖需求的盘商出手采购,价格逐日上升,最终收在75-85元之间。从收尾的价格来看,鳗线的数量虽然增加许多,但也没有多到可以与往日的辉煌纪录相比拟。
  
  在北部从事鳗苗收购的盘商表示,由他固定收购的客户约有20位,鳗苗捕捞期间,每天都要到客户家里收苗,鳗苗的数量都由捕捞者清点好,收货时数量及金额都记在帐上,月底一次结算,鳗苗收集后再转卖给大盘商。
  
  据了解,盘商收购的鳗线转手卖给大盘,中间每尾约有5元的价差。以今年的捕获数量而言,每户每天至少有100-200尾以上,20个客户,一天就有数万元到数十万的利润。
  
  云林县某鳗苗收购盘商指出,2013年捕鳗苗初期数量稀少,每尾价格在80元到130元间,但2013年冬至过后,捕获量增加,云林沿海有一个村落,粗估这一季每艘渔船平均捕获鳗苗量达60到80万尾,曾有渔民创下一个晚上进帐数十万纪录。
  
  盘商也透露,云林县口湖乡金融机构传出鳗苗交易在冬至前后达到最高峰,盘商间买卖经常是500-600万元进出,虽然鳗苗每条价格滑落到28到31元,但整个口湖乡鳗苗收入已突破一亿元,足足是去年的两倍。
  
  日本来台抢购鳗线
  
  根据统计,台湾捕获的日本鳗线数量,在2006年至2010年之间,都还可以维持在7-9吨,但在2011年至2013年只有2-4吨。台湾区鳗鱼发展基金会董事长郭琼英表示,鳗线数量锐减,造成价格屡创新高,究其原因是日本过来抢购其养殖急迫需要的鳗线。以2012年为例,台湾捕获的鳗线接近3吨,但国内放养量只有0.8吨,其余的鳗线都透过各种管道经由香港运到日本去了。
  
  业者指出,即使台湾经济部已订3月31日前鳗苗禁止出口,但在日方出价高的诱惑力之下,苗商仍透过各种管道,以走私的方式将苗输出至日本。去年12月间,桃园机场就查获以行李箱携带2万尾鳗鱼苗走私的案件。根据业者私下透露消息,1月15日前捕获的鳗苗,几乎是100%供应到日本。
  
  为了对抗日本以庞大资本向台、陆收购鳗苗的情况,2007年两岸曾经在福建莆田召开鳗鱼资源会议,商讨如何结合两岸鳗苗业者,共同管制鳗苗输日的数量。这个会议的目的,一方面希望藉由鳗苗数量的掌握,保护鳗鱼养殖业者的鳗苗来源,一方面抑止鳗鱼价格长期受控于日本的局面。但因日本的价格诱因实在太强大,还是抵挡不住盘商私底下将苗走私至日本的情况。
  
  “日本为什么要来抢购鳗线?因为台湾是日本鳗线抵达陆地的第一站,比日本快了近一个月之久,日本养殖场为了能赶在当年养成出货,避免养殖末期需要过冬,延长养殖时间,徒增保温成本,所以愿意出高价来台抢购鳗线。”郭琼英说。
  
  郭琼英表示,与前两、三年相比,今年鳗线捕捞可以用“大丰收”来形容,虽然和早期仍有一大段差距,但对养鳗产业来说,已经是一个利好消息。
 

  
  鳗鱼包装厂正在进行分级作业,图中卡车载来3吨多的鳗鱼等待分级包装外销日本,过去全盛时期,这样的包装厂一个晚上要处理30吨的鳗鱼

  
  台湾大学名誉教授曾万年研究发现,太阳黑子活耀期平均11.2年出现一次,与日本鳗线高峰期吻合
  

  太阳黑子活跃期与台湾捕获的玻璃鳗关系图(仿自曾万年)
 
  鳗线资源逐渐短缺
  
  至于为什么今年鳗线又比去年突然增加一倍有余,台大曾万年教授说,经过长期的研究观查,有两个比较重大的发现,一是太阳黑子约平均11.2年会产生一个高峰期,过去在1979年、1990年及2001年都出现了高峰期;二是这三个高峰期都和鳗线捕获量高峰期大致吻合。
  
  2013-2014年的日本鳗线汛期会不会是另一个高峰期呢?以此预测明年的鳗线产量?或是太阳黑子就是影响日本鳗线产量的主因?曾教授说也还不能就此下定论,毕竟影响鳗线数量的因素还很多,包括大量捕捞、河川污染、水库及拦水坝的兴建等等都是。“玻璃鳗顺着涨潮进入河口后,会躲在落叶或泥巴中,以摄取微小生物和躲避敌害,如果遇到障碍物会攀岩而上,因此,只要拦沙坝不要太高,或是建造鱼梯,就不会影响鳗鱼的溯河洄游。”
  
  “大量人为捕捞应该是鳗线产量逐年减少的最大原因,台湾的天然鳗苗最多大约有70-80%被捕捞作为养殖用。”曾教授进一步提出统计指出,日本鳗苗在1970年代开始锐减,1980年代,日本鳗线严重不足人工养殖所需,日本及两岸业者开始引进欧洲鳗及美洲鳗鱼苗养殖,以缓解日本鳗苗的短缺,从统计图表很明显可以看出,欧洲鳗苗数量在1980年开始大量减少,美洲鳗在1985年也出现相同的状况。
  
  致谢
  
  本报道由台湾大学名誉教授曾万年、台湾区鳗鱼发展基金会董事长郭琼英、执行长汪介甫、渔业推广汤素瑛、盘商林水生、业者陈建志等提供资料及图片,协助采访,特此致谢!
  
  注1:台湾大学曾万年教授的研究指出,早期在台湾发现的西伯里斯鳗可能是吕宋鳗的误判,当时做的研究并未用DNA技术鉴定西伯里斯鳗,而Tabeta等人当初在吕宋岛北部发现的西伯里斯鳗,经DNA验证,认为应是吕宋鳗,但最近台湾和吕宋岛又有极少数的西伯里斯鳗出现。

出处:中国水产频道